逆光纪元第六十五章开学第一课

饮食 2020年07月09日

逆光纪元 第六十五章 开学第一课

(本章推荐曲目:TheNewEarth)

距离洪荒宇宙数百上千宇宙相隔的灵河宇宙中,惑星阁,张跃凡房间……

“走起!”格子衫老人成擎苍,身为张跃凡的大师傅,啥开学感言也没说,直接是大手一挥,就把张跃凡卷了起来,开始进行空间穿梭。

张跃凡只觉得一个眨眼间,眼睛一闭,一睁,眼前景色就已经悄然变化。

“……”张跃凡呆呆的看着面前人声鼎沸的街道,有点不明所以。

“这堂课,是惑星阁所有弟子必须要经历的,你好好体会吧。”格子衫老人留下这句话,就忽然消失了,丢下两岁的,幼小的张跃凡独自站在原地。

“……我说,这堂课的目的是啥?要我自己走回惑星阁吗?还是考验我生存能力?”张跃凡的表情是这样的。

“(?Д?*)

“哎……走一步看一步吧,惑星阁还能看着我饿死不成?”

没错,惑星阁还真的有这个眼睁睁看着他饿死的魄力,这也是考验的一部分。

张跃凡漫不经心的走在街上,随意的观察着两边的店铺。

看起来,这个地方,类似于星澜的社会底层聚集地啊……

这个社会,永远都是以底层的渺小来凸显强者的威仪,他走着走着,不自觉就带入了一种情境。

他看到了:

街上拿到好吃的而开心的孩子;

街上卖出好吃的给孩子而微笑的店家;

街上牵着孩子手,给孩子买完好吃的,因孩子开心而面露笑容的妈妈;

他还看到:

街上看着孩子开心的妈妈,微笑的面色下,隐藏着的心酸——如果我能争点气,孩子就能天天吃好吃的了;

街上卖出好吃的而热情送走客人的店家,微笑中透露出的苦涩——今天的收入又下降了。

街上被一手妈妈牵着,另一只手吃着好吃的开心的孩子——要是天天都能吃到就好了。

街上还有,其他的,很多的,让张跃凡心中总能微微一酸的事情不断地发生。

张跃凡用了将近两个小时走过这条街,到了街的尽头,发现了一层光膜。

他用手摸了摸,不能透之。

他顿时明白了,这里竟然是隔膜对面,那繁华无比的大都市所排斥的地方!

排斥到了甚至都已经将这里设置成了一个“牢笼”般的存在!

“这是什么道理!那么可爱的孩子,那么勤劳的店家,那么温柔的母亲!”

“他们!也都是人啊!也都是你们的同胞啊!怎能如牲畜般隔绝起来!仅仅是因为他们的贫穷么?”

张跃凡忽然想起了地球上,自己家庭的难处,贫穷?这绝不能成为人类生存举步维艰的理由!

他们的努力,勤奋,付出,绝不比你们少!

张跃凡这一刻似乎成为了这个牢笼内部的一员,被周围的氛围深深的感染了。

他猛的从戒指里掏出了金灵枪:“枭雄枪法,第一式,风起!”

只见这张家传承武器,枪杆中的旋风似乎,勾动起周围的空气,在须臾之间,就汇成一股龙卷风!

张跃凡右手抓住枪杆,双腿发力,弹地而起。

龙卷风随着枪尖的摆动而将张跃凡托在其上。

人们好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龙卷风,这条龙卷风看起来很大,可好像并没有将房屋撕裂,行人也并没有被卷上天空。

因此只当是哪个人用全息做出的行为艺术罢了。

“天气控制气不会在城区搞出自然灾害的。”

“就是就是,当热闹看看吧。”

难道张跃凡施展的枪法只是徒有其表?

当然不是!

只见他驾着龙卷风向后飞行两公里,然后朝着光罩狠狠地加速,加速,再加速!

最后枪尖接触光罩的一瞬,张跃凡的速度峰值已经达到了几倍音速!

“轰隆!”

整个光罩被金灵枪凝于一点的强力一击轰得瑟瑟发抖。

而命中中心点也出现了一块直径一米的大洞。

“嗯?不行么?破坏力太集中,导致施加范围不足以摧毁这面光罩么?”

张跃凡看着缓缓愈合的光罩。

“那么,再来!”

“枭雄枪法第二式:云动!”

张跃凡继续维持着龙卷风,再次后退两公里,周围空气的气压因为云动的催动而变化。

枪尖外面赫然套上了一层空气炮一般的东西!

“给我,开!”

龙卷风,空气炮狠狠撞在了光罩上……

“嗯?这次也只有十米的直径么?”张跃凡转头看了看左右一眼望不到边的光罩,握紧了手中长枪。

“不够!远远不够!我还要更强!我还要更强的招式!”

张跃凡眼中闪烁着疯狂,他绝不甘心这里的民众就如此的被隔离起来!

“再来!飞鸟印!”张跃凡刚凝聚出一枚飞鸟印。

忽然感觉周围的行人,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:“孩子,快走吧,你这是在犯法啊!这个光罩是绝不被允许破坏的!重者处死啊!”

“你放心吧!老爷爷,我一定打破这个隔膜!”

“哎……孩子,快走吧!执法队应该已经在路上了。”

“快走吧,孩子……”

“快走吧……”

路上愈来愈多的行人凑了上来,劝导张跃凡。

“不!你们,为何不反抗命运?你们,为何就甘愿生活在这个被歧视的地方??”张跃凡怒吼道。

“明明繁华和财富就在这透明的只有薄薄一层的光罩后,你们为什么不再拼一下!你们……”

“行了,孩子,别说了,我们……哎……”第一次出声提醒的老爷爷打断了张跃凡的怒吼。

“啪啪啪!”似乎是金属碰撞声响起。

张跃凡从愤怒中清醒过来,这才看到三张闪烁着电光的电朝着自己砸了过来……

“滚!”

长枪一甩,刮起一阵狂风,将三张大甩了回去。

“你们!是从那边过来的吧!”张跃凡看着执法队,伸手只写光罩对面那繁华的都市,怒目而视。

“他们也是人,为何要被区别对待!你们这帮维护正义的执法队!怎么不维护这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!”

几位执法者在飞车上面面相觑。为首一人道:“哎……孩子,你走吧,我们会跟上面回报,这一切只是系统故障,我们会更改监控资料……你……”

张跃凡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,取而代之的是场面的沉默。

约么五秒后。

“呵呵,哈哈哈哈哈……我突然明白,师傅他们让我来这里的目的了,他的第一堂课,原来就是为了让我明白,我的力量,将会为谁而使用!”

“我想……”

“我找到了答案……”

女性卫生用品
陇南白斑疯医院
乌洛托品治脚汗怎么样
西施兰夏露药店都有卖的吗
友情链接: 盐城美食网